您的位置: 濟源人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“這里是我最想念的地方”

2019-06-03 11:45:49文章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鵬鵬

“這里是我最想念的地方” - 濟源網數字報

走進南山,一陣微風吹過,新鮮的空氣撲鼻而來,頓時讓人精神抖擻起來。是誰做了這片土地的綠肺?是大溝河林場(合并后屬南山林場)。

“正是有了幾代人的付出,才有了這片林海,才有了這里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5月30日、31日,闊別濟源46載的侯安寧,再次踏上這片土地,發出這樣的感慨。

在大溝河林場的發展歷史上,有一群人的功勞不能不提,那就是知青。1963年,大溝河林場成立,全國各地的200余名知青奔赴林場,成為綠色傳奇的締造者。侯安寧就是其中一位。

當年,全國都在學習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典型邢燕子和董加耕。年僅19歲的侯安寧也萌發了響應黨的號召下鄉鍛煉的念頭。于是,她毅然報名來到大溝河林場,植樹造林。

“剛到林場時是冬天,大家都傻眼了,滿目都是荒山禿嶺、亂石野草。”當年周邊環境的惡劣,侯安寧記憶猶新。

林場的居住條件更是不容樂觀,原本只有六七十人,一下子增加了200多人,顯得擁擠不堪。由于持續干旱,林場吃水也很困難,一天要十幾個人到二三里外的深溝擔水。每天洗涮用水都有限制,更別說洗澡了。

女知青跟男知青一樣,每天都要挑起扁擔、拿上鐵锨等上山挖坑栽樹。這里的山雖然不高,但土層堅硬,每天的任務很繁重:挖70個育林坑,栽150棵樹。剛開始,沒人能完成這樣的任務。

技術員趙永泉的要求很嚴格。挖坑栽樹不符合標準都要返工,直到驗收合格為止。

在山上挖坑栽樹,往苗圃地運糞,去山下挑糧食……很多知青從城里來,從沒有干過這么重的活,肩膀被壓腫了,手上、腳底板起滿了血泡。有的人實在干不動了,就坐在山坡上哭。

那也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,知青們發誓要改變大溝河林場沒有林的窘況。侯安寧至今還記得自己在決心書里寫下的誓言:下定決心好好干,白發蒼蒼不下山。

漸漸地,女知青干活快趕得上男知青,男知青也敢和老工人比試高低。大家互相較著勁比賽誰把活干得又好又快。

后來,由于普通話說得好,侯安寧在林場結婚后不久就被調離。雖然只在林場工作兩年多時間,但林場一直是她最想念的地方。

看到今天的南山林場擁有林地20萬畝,森林覆蓋率達到97.8%;看到昔日的荒山禿嶺變成今天的國家級重點公益林保護區,更是全國首批37家“中國森林氧吧”之一;看到昔日雨水一沖就容易毀掉的育林坑,變成石塊壘砌的“魚鱗坑”,侯安寧滿足地笑了。

離別時,侯安寧一直盯著車窗外,想把南山的美景留在心底。(濟源日報記者 任浩浩 通訊員 盧光)

回頂部
豪华的开心假期电子
广东36选7好彩1开奖 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幸运飞艇200块玩到一万 188比分直播网平台 网上棋牌老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势图表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浙江20选5走势图风采网 pk10计划 优乐江西麻将看牌器 广东11选5基本走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好彩1开奖结果 大赢家篮球比分